爵爷的磨砂颗粒烟嗓

【魄魄】落魄02

*鬼少妇×白大神(白状元)×撒霸王

*霸道总裁和落魄少妇拖油瓶

*三观不正 严重ooc勿上升

天气由酷热转凉撒霸王和孩子一日日熟悉起来 从刚出来时敏感失措到现在生龙活虎和诚毅嬉笑打闹的撒霸王 鬼少妇远远看着他 像露珠浇灌绿森林 是霸王又重回到过去又一次年轻 能抚平一切的只有时间

鬼少妇想起98年 她仍被继父打骂 错过了芒果音乐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想让撒霸王带她逃离那个家 还有…她默默爱的人 鬼鼻子一酸 算了 都过去了 能抚平一切的真的只有时间 她可以守着那些记忆自顾自的快活一生 少女时期的期待雀跃落寞终究是午夜梦回不能和别人说的心事

“妈妈 撒爸爸欺负我!他把我当大萝卜拔!”“嘿咻嘿咻拔萝卜~ 我这是帮你长个儿!”鬼迅速扯了个笑脸“鹅鹅鹅鹅我来帮你了吼!咱根儿们俩结盟一起对付他!啊呀呀呀!”鬼大叫着跑过去 三个人笑作一团像极了幸福的一家

******

入夜繁星满天 鬼少女哄诚毅睡觉后关好自己屋门 悄悄拿出医院诊疗单“胰母细胞瘤” 医生龙飞凤舞的写着“建议转院 尽早接受手术”她身体倚着墙到慢慢滑了下去 无声的痛哭 手死死地捂着嘴生怕逸出一声呜咽

诚毅打小身体很好从不看医生 孩子还懂事 她自己一人带着孩子也省心 直到昨天学校班主任给她打电话说孩子在学校腹痛呕吐 她才知道自己有多迟钝 杂货店也抛下不管慌慌张张赶到医院 孩子在病床上睡的正香

医生告诉她是胰母细胞瘤 症状不明显 初期极易误诊 必须尽早接受治疗 但这个手术费用高昂风险大 还是尽早筹钱转院去大城市给孩子治病

“噔噔噔”敲门声

“等一下”鬼少妇轻声说

鬼拼命忍住眼泪又擦了擦 飞快的看向化妆镜里的自己 除了眼睛有点红没什么异常 打开了房门

“撒撒 找我什么事啊?”鬼尽力不让声音带上鼻音 自从撒霸王住进鬼少妇家 两个人白天一切正常 但晚上撒却住客房 两个人没商量过但很默契的这么安排 撒知道她心里有道坎儿 两个人交往比别人难 也只能慢慢往前走

“想和你聊聊 …可以吗? ”撒霸王像是鼓起巨大勇气似的开口

“嗯嗯 你进来吧”鬼少妇吸了吸鼻子 笑着让出半边身子请撒进屋 撒却眼尖一下发现了刚才慌忙中鬼扔在梳妆台上的诊疗单

“什么东西?你生病了?”“没有没有啦”鬼想把诊疗单抢回来却晚了一步让撒看见了

“胰母细胞瘤 我不太懂 诚毅生了什么病 还得转院 老子看他一直活蹦乱跳的 皮实的很 咋可能得病呢”撒霸王语无伦次 拿着诊疗单的手也开始发抖 “你回答我嘛 他咋子咯 不是好好的嘛”

鬼少妇眼泪又掉了下来 她哭到发抖却又强忍着一声不出 “我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 他以前从来都没跟我说过自己不舒服 我也是的 神经大条到从来没注意 我不是一个称职的妈妈 孩子得了这么大的病我才 ”她哭到说不出话 只能默默抽噎

两个人一时相视无言 过了良久 撒霸王突然抬头“不是说转院吗 好 那咱们就去最好的医院 对 去B市 就去B市 找最好的医生 肯定让孩子身体恢复的健健康康的 ”

鬼少妇看向他 “撒撒 你不需要这样 我已经耽误你的人生了 我 我不能一次又一次的自私”

撒却直愣愣的盯着她 “你啥子意思 诚毅叫我一声撒爸爸 那就是我儿子 老子为儿子做点什么天经地义 你别管 好了 这是我的决定 我自愿 跟你没关系 咱们收拾收拾 后天就出发”

第三天一早 鬼少妇 诚毅和撒霸王就收拾好了行李 鬼认认真真拉下杂货铺的铁门又锁好锁 他们恋恋不舍的看向杂货店一眼踏上旅程 谁也不知道 这次旅程会彻彻底底改变他们的人生

【魄魄】落魄01

*鬼少妇×白大神(白状元)×撒霸王

*霸道总裁和落魄少妇拖油瓶

*三观不正 严重ooc勿上升

撒霸王刑满释放的那天 晴 万里无云 “咣当”一声 监狱的铁门打开 霸王看着头顶的天 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活像是地狱里的鬼突然见了日光

撒霸王看着监狱门口等他的女人 心里想着 这才是我生命中真正的日光啊

鬼少女 不 是鬼少妇捂着嘴 泪眼婆娑的看着撒霸王 她拿着小笤帚给撒扫了扫前后身含泪笑着说“好了撒撒 咱们回家”

撒霸王和鬼少妇回到了老街区 甄记杂货铺在老街坊们的帮助下仍能维持生计 看见撒霸王和鬼少妇回来 李大娘还热心的扯了两句家常

“小撒啊 终于回来了 ”

“嗯 谢谢大娘这么长时间照顾鬼”

“没啥没啥 回去了用釉子叶洗手洗身子 重新做人啊 ”

“大娘我”撒霸王听着大娘的关心差点落泪 小镇人心善 不然小鬼的店也不会开这么久

“你们小两口过的不容易 你当时进去了 小鬼一个人挺个肚子经营这么个小店 到后来拉扯孩子我都心疼 早点领了证 不然也委屈了孩子不是 ”李大娘絮絮叨叨的也走了 只剩下撒霸王和鬼少妇

撒霸王迟疑着开口“鬼 我能见见孩子吗”

鬼少妇没说话 但拉着撒霸王往家里走

“鬼 其实你可以不用勉强 去找孩子的父亲吧 别跟着我受苦了 ”

鬼少妇突然转身“撒撒 当初是我对不起你 我当初对你不是真心喜欢 只想私奔想让你带我离开这个地狱一样的家 当初是我利用欺骗你的感情 还在你入狱没多久跟别人有了孩子 是我 都是我 该低声下气的人是我 不是你”她说着说到歇斯底里 眼泪不停往下掉

撒霸王却温柔的擦掉鬼少妇的眼泪 “我知道你当初喜欢的就不是我 我一厢情愿 自己想去香港还要拉着你一起 从没关心过你的梦想你的感受 是我想让你感动到爱上我 可是感动不是爱”

“你探监的时候来告诉我有了孩子我就没生气 我也没资格生气 你从小脾气倔 既然你不和孩子的父亲走 想自己养 那一定有自己的理由 那我就和你一起养 我把他当亲儿子 拼了命也肯定给他最好的生活 孩子是无辜的 别用上一辈的纷争伤害他了 ”撒霸王小心翼翼搂住了鬼少妇 拍着她的背 安慰着哭的哽咽的女人

“咱们……重新开始吧? ”

******

鬼少妇用力拉开吱呀作响的铁门 冲屋里喊到“魄魄!撒爸爸回来了 过来叫人!”

撒霸王打量着屋里 老城区筒子楼户型并不大 但被母子俩的生活用品填的满满当当的 鬼喜欢的布艺沙发 还有合异之星史迪奇 桌子上放着乱糟糟的课本 阳台晾着小学校服 能看见窗外也有一棵大树 有阳光和微风 很温馨 很像…家

他太久没见过普通的人家什么样子了 十年暗无天日的监狱生活已经磨平他生活的火光 如果不是鬼少女 他根本熬不过漫长的时光 面前的安宁与祥和 他愿意用尽毕生的努力留住

“噔噔噔”

男孩的跑步声在木质地板上显得格外清晰 撒霸王低头看孩子的同时 孩子也在抬头看他 和鬼少妇一模一样的大眼睛 有点怯却又认真的盯着他 “撒…撒爸爸 我叫诚毅* 小名叫魄魄” “我叫撒霸王 我……”霸王紧张到学孩子自我介绍 他想伸手抱抱孩子 却又担心孩子怕他 一个身上背着过去的人 总比别人敏感而小心翼翼

男孩看他站在那里紧张到结巴 一步一步走过去 羞涩但又胆大的抱住霸王

“撒爸爸 欢迎回家”

*孩子的名字是前一段时间看一个魄大大的文中孩子的名字 自己真的是起名废 不妥删